top of page
搜尋

《醫者,不只醫人,更要安患者的心》

關於柴胡醫館- 胡凱淋醫師的故事 #長文


小時候身子弱,總是小病不斷。 有次去完外地旅行回來更發起高燒, 父母立刻帶我到私家醫生就診, 豈料醫生得知我的情況後,便連罵帶趕地把我「踢」出診所, 只著我快到急症室看病, 彷彿怕我有傳染病(當時還未有武漢肺炎肆虐呢) 或是想懲罰患病還去遊玩的我。 當時年僅七歲的我,只覺無助與被遺棄。

這樣的感受停留在我心很久很久, 以致如今我成了中醫師, 也常常警惕自己不要成為一個令病人惶恐、難堪的醫生, 而是與他們同行,共同克服病痛。 這亦是讀醫時,教授對我們的教誨: 醫者,不止醫術要精湛,更要有醫德,置病人於心。

仍然記得當年面試中醫時, 中醫藥大樓正門高掛著「大醫精誠」這四隻大字的牌匾, 甚至還印在每位醫學生的T-shirt上。 翻查資料,發覺原來是出自某本名不經傳的古書之序。 我喃喃唸起「大醫精誠」,「撓口」之餘,也不明所以, 於是就在小組面試後的發問環節詢問: 「大醫精誠係咩意思? 點解一本書既序有咁大影響力?」 (心底裡其實是在想︰ 此書與作者到底有何厲害、資格,能成為一系之訓勉?) 幸好教授沒有和我一般見識,也不覺我無禮, 只是循循善誘地回答︰ 「要成為大醫,就需要精於醫術,誠於醫德。 而《大醫精誠》一篇,道出成為大醫應有嘅醫德, 不得問其貴賤貧富,長幼妍媸,怨親善友,華夷愚智,普同一等。」 原來這簡潔四字的背後,竟有如此高深的喻意,實在令我拜服。

皇天不負有心人,我成功考入了中醫學系, 可是和所有醫科生一樣,習醫之路並不容易, 有好幾次我都想放棄,甚至因而觸發了抑鬱症。

背誦能力不佳的我,總是無法順利地把知識裝進腦袋中。 Year 2 時還患上了濕疹,紅、腫、熱、痛、痕…… 偶而臉上還甩皮,像落雪般, 只是這番景象一點都不美麗。 曾與濕疹博鬥過的人都知道, 濕疹麻煩之處在於不僅難以根治,更與你的情緒息息相關。 一旦情緒不好或壓力過大,都會隨時復發。 只是被濕疹折磨著,還有讀醫的壓力,哪來的快樂? 最終只形成了惡性循環。

印象深刻有一夜,我又如常在宿舍溫習到凌晨二時, 因為太辛苦,情緒到達頂點, 我只穿著T-shirt、波褲便下樓, 一直哭著走到中醫藥大樓, 還跪在「大醫精誠」牌匾前 (要是這時有人經過, 大概會以為有甚麼人在發神經或是以為在拍甚麼悲情劇吧, 可是當時我真的覺得整個世界都在壓逼著我。), 呼喊著這條路何竟走得如此辛酸。 哭到累了,便擦乾眼淚,又回到宿舍繼續溫習......

現在回想起來,還是當得當年走過了地獄般的艱辛, 幸而身邊有同病相憐的同學彼此支撐, 才終於挺過無數次沮喪、難過的時刻, 亦因著曾經歷這些,我才更明白現時向我求助的患者。 他們的無力、他們的難受、他們的疼痛,我都了解, 因為我也曾身陷其中。

「大醫精誠」成為了我習醫的目標, 醫術方面我至今仍時刻上堂進修, 並閱讀不同書籍如醫案、 五運六氣、小兒推拿、五輸穴、平衡針、黃帝內針、臍針、頭針、靳三針、浮針、五色療法、SCS、各類型仲景學說、氣一元論、寒溫統一、李可老火神派等等, 務求讓臨床經驗與知識結合, 讓病人得到最適切的治療;

醫德方面則以真誠、 細心對待每一位來到我面前的患者, 並同時學習情緒輔導等技巧, 希望能讓患者的身心都得到醫治。

既為醫者,亦為病人, 我深深明白在病中的孤獨與無奈, 雖然我只是小小的一個中醫師, 但盼望出現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個患者, 我都能讓他們在治療的過程中感受到安心與被關懷, 而非無助與被遺棄, 我會一直努力的。 患者每一次信任和感謝的回饋, 亦將是推動我堅持下去的動力。

6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你信唔信小兒推拿?我當初都唔信

第一次接觸小兒推拿,係中醫本科大學四年級時, 推拿學其中一部分課堂。 無錯,小兒推拿確實係 正式嘅.大學.中醫學科.學院教育制度.入面嘅內容, 但只佔極少部分。 當時學習以理論為主, 亦有一兩節實習見識見識。 只係,對我而言, 小兒推拿不過係一門理論幾有趣, 療效成疑,同埋好多野背嘅偏門知識。 當時嘅我同好多人一樣, 會覺得「就咁按下隻手就醫到病咁神奇?」 「中醫的生命在於臨床」 第一次接觸真正嘅

「X你,$1300租個單位開診所,你不如去買馬好過啦🐎」

當初認識 香港催眠輔導中心 Tim Sir-催眠治療/個人輔導 係Tim sir 既情緒急救課程, 再到催眠治療師初班,臨床班,導師班, 駐診開設柴胡醫館, 我同HCCHK關係亦更緊密。 2020年中 學生時期胡大夫十分喜歡小兒推拿, 唯畢業後事與願遺,加上社會洗禮, 當時諗自己呢世都無機會再接觸小兒推拿, 推廣小兒推拿既夢想好快就被磨滅。 職場失意,2年間完全無機會接觸小兒推拿, 決定辭職專心讀

Commentaire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