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搜尋

你信唔信小兒推拿?我當初都唔信

第一次接觸小兒推拿,係中醫本科大學四年級時,

推拿學其中一部分課堂。

無錯,小兒推拿確實係

正式嘅.大學.中醫學科.學院教育制度.入面嘅內容,

但只佔極少部分。

當時學習以理論為主,

亦有一兩節實習見識見識。 只係,對我而言,

小兒推拿不過係一門理論幾有趣,

療效成疑,同埋好多野背嘅偏門知識。 當時嘅我同好多人一樣,

會覺得「就咁按下隻手就醫到病咁神奇?」


「中醫的生命在於臨床」 第一次接觸真正嘅、有生命力嘅小兒推拿,

係大學六年級上廣州實習時,

遇到呢位帶領我進入小兒推拿之門嘅恩師,

呢位就係陳紅蕾老師,

亦即係我師傅。 紅蕾bb佢係廣東省中醫院東區四樓按摩科小兒推拿科主任,

每日都有近100個bb搵佢做小兒推拿。

紅蕾bb係一位年近六旬嘅小朋友,性格可愛,

好受其他小朋友歡迎;

同時佢係一個醉心鑽研學習小兒推拿法嘅醫師,

由山東去到海南,遍尋拜訪每位兒推名老中醫;

更係一位盡顯孔子有教無類,

好願意將佢畢生所學嘅一招一式,

一點點心得都分享出去嘅好老師。 跟住紅蕾bb學習,

我見證住好多個單靠兒推就有好轉,

甚至好返嘅小朋友,一個又一個好消息,

一次又一次成功案例,

每次都增加咗我對小兒推拿嘅信心同敬佩。

跟師過程好有滿足感,一開始睇住師傅佢推好返個bb,

再到師傅佢開方,我睇住佢條方,

由我親手落手幫bb推拿亦見效,

再去到自己有能力同師傅分析討論,

短短一年時間,我由一個對小兒推拿半信半疑嘅學生,

去到畢業論文題目係「小兒推拿流派比較」,

呢一年要感恩遇到呢位恩師,令我進步得好快。


其間亦有一個小插曲,就係我來回香港廣州,

塔高鐵嘅時候,突然聽到廣播,前卡急需醫生到診,

猶豫之下,帶住忐忑不安、

擔心自己應付不來嘅感覺,嚟到事發車卡。

患者原來係一個突發高燒嘅bb,1歲都無,

因為燒到臉頰紅腫,呼吸喘息呼呼。

而原來有一位老伯已早過我到場,治療緊小bb,

果位老頭子正正就用緊小兒推拿一招「清天河水」,

佢腰間掛住支推拿油,運著純熟嘅手法進行治療。

我衝上前,心裡面不禁泛起一陣興奮,

難得偶遇高手,我當然要表明中醫學生身份,

老伯示意一同幫忙,為小朋友係對則手臂一同進行推拿。

大約20min,明顯見到小朋友臉部腫消,

紅色化淡,呼吸亦緩下來......

我大概同無數人分享過呢個故事,因為呢件事實在太深刻,

亦奠定咗我將來想發展小兒推拿嘅決心,

我估唔到,小兒推拿除左治療各種疾病,甚至可以做急救。

畢業後,成為註冊中醫師,

我致力推廣小兒推拿,

由剛畢業留係大學開診,

兩年來有1個bb做過1次小兒推拿,

到柴胡醫館初成立,頭一個月有3個小朋友睇病,

再到依家柴胡醫館成立一周年,

俾胡大夫做過小兒推拿嘅小朋友不下50個,

甚至乎有洛大夫加入,

亦開始使用小兒推拿幫小朋友。


「一個人走得快,一班人走得遠」 我知道,只有我一人之力,時間力量實在有限,

我希望可以推廣小兒推拿文化,

香港每個人都聽過咩叫小兒推拿,

香港嘅中醫師都可以學識小兒推拿技術,

香港嘅小朋友都可以接受更好嘅治療,

唔洗針、唔洗藥,只需要捽下手仔

都可以治療傷風感冒、痾嘔肚痛、脾氣暴躁、發展遲緩

呢個就係香港小兒推拿協會 HKPTNA 成立嘅故事。

23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「X你,$1300租個單位開診所,你不如去買馬好過啦🐎」

當初認識 香港催眠輔導中心 Tim Sir-催眠治療/個人輔導 係Tim sir 既情緒急救課程, 再到催眠治療師初班,臨床班,導師班, 駐診開設柴胡醫館, 我同HCCHK關係亦更緊密。 2020年中 學生時期胡大夫十分喜歡小兒推拿, 唯畢業後事與願遺,加上社會洗禮, 當時諗自己呢世都無機會再接觸小兒推拿, 推廣小兒推拿既夢想好快就被磨滅。 職場失意,2年間完全無機會接觸小兒推拿, 決定辭職專心讀

《醫者,不只醫人,更要安患者的心》

關於柴胡醫館- 胡凱淋醫師的故事 #長文 小時候身子弱,總是小病不斷。 有次去完外地旅行回來更發起高燒, 父母立刻帶我到私家醫生就診, 豈料醫生得知我的情況後,便連罵帶趕地把我「踢」出診所, 只著我快到急症室看病, 彷彿怕我有傳染病(當時還未有武漢肺炎肆虐呢) 或是想懲罰患病還去遊玩的我。 當時年僅七歲的我,只覺無助與被遺棄。 這樣的感受停留在我心很久很久, 以致如今我成了中醫師, 也常常警惕自己

Comentários


bottom of page